翠微居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校园逍遥高手 >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吃软饭的巅峰
    殷定沣幸灾乐祸的看着楚修,满眼的鄙夷之色。殷慧琳快要哭出来了。楚修的目光多了些冷意,眉头蹙了起来。“有什么好奇怪的,大家族怎么了,大家族里无德的女人也多的是,说不定人家就好这一口呢。”“哗啦!”楚修背后的椅子往外移了几分,他缓缓站了起来。苏雨柔想要将楚修拉下来,但看着他寒霜密闭的脸,叹了口气,神色哀伤的低下了头。满场的人都看了过来,周边正叫的兴起的妇女也是一惊,慌忙停下了嘴。楚修没必要给任何人面子,特别是在殷家不想要面子的时候,他冰凉的目光扫过一周,正准备发火,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还真是热闹啊。”这声音有些耳熟,楚修看过去,见风姿卓越、悄然如梅的叶甜甜正站在门口,笑嘻嘻的看着他。四周一片哗然,除了殷乾坤,包括殷培磊、殷定康等一众殷家人纷纷起身迎了过去。“叶小姐……”叶甜甜没理会众人,越过一堆桌子走到殷乾坤面前,客客气气的鞠了一躬,说了一堆贺寿的话,又道:“老爷子,饭还没上,我没来晚吧?”周围的一众客人没想到叶家会来人,而且来的是叶家有名的大小姐,更没想到叶甜甜的姿态会放的这么低,一时有些茫然。别看叶甜甜笑得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,谁知道会不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?殷培磊等人脸上一层担忧。殷乾坤却一脸爽朗的笑着:“不晚不晚,难得叶家的老顽固还会将你放出来,有心了有心了。”叶家位于世家巅峰,其实力完全不是殷家这些家族能比的,他们能让人过来,而且还是叶家的宝贝疙瘩过来,殷乾坤也觉得面上有光,哪还会有怪罪的道理。见殷乾坤这样说,殷家的人也暗暗松了口气,随即便是大喜,叶家这幅态度,难道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求到殷家,那他们可要发达了,如今凌家没落,叶家更是强势几分,如果能跟他们搭上关系,殷家说不定还能更上一层楼。其他客人则羡慕的看着殷家的人,也觉得叶家此举有示好的意思。“殷爷爷,我过来可不是家里人说的,是因为我的未婚夫在这里。”叶甜甜笑着说道,“您是我未婚夫的长辈,自然也是我的长辈,我过来贺寿也是理所当然的。”四周顿时一静。众人先是面面相觑,随后便四处张望起来。叶家大小姐的未婚妻?这里谁有这么大的能耐?“未婚妻?”殷培磊又是心惊又是诧异,“不知道叶小姐您的未婚夫是?”“咦,你们不知道吗?”叶甜甜径直走到楚修身边,挽住他的胳膊,略带娇嗔的说道,“难道你没告诉他们吗?”苏雨柔娇躯微微一抖。周围却是一片死寂,所有的视线,在这一刻都集中在了楚修的脸上。“哗啦!”殷慧琳母亲手中的茶杯直接摔在了地上,摔得一片粉碎。没有人去看像是被踩了兔子尾巴的妇女,因为众人心中的震惊是一样的。殷培磊面色如水,嘴角猛的抽搐了几下,有种扇自己两巴掌的冲动。楚修,竟然是叶家大小姐的未婚夫!这个男人就是叶甜甜的未婚夫?众人望向楚修的目光充满了羡慕嫉妒恨,这家伙上辈子拯救了宇宙不成,竟然有这样的好福气!他是哪个大家族的人?众人连忙朝四周搜寻。而与楚修一桌的殷定沣则脸色苍白,满额头的汗珠,他扭头看向几个婶婶,发现她们比自己还要不堪,差点要钻桌子底下了。楚修竟然是叶甜甜的未婚夫?叶甜甜是谁,那可是叶家的掌上明珠!说楚修吃软饭?好吧,他的确是在吃软饭,但这软饭太惊人了,甚至让他们不敢斜眼看一下,叶家纵然不会因为一两句话就让殷家灰飞烟灭,但叶家的一两句却足以让殷家吃不了兜着走!说楚修没有能耐?他都把叶家大小姐钓到手了,这个世界上还有哪个男人比他更有能耐!殷家的几个妇女冷汗之下,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,嘴这么贱干什么,没事去招惹楚修,万一叶家真看不过去,有他们受的!只是楚修明明跟苏家的闺女勾勾搭搭的,怎么又成了叶甜甜的未婚夫?楚修见叶甜甜勾着他的胳膊,又明显感觉到苏雨柔的不自在,微微皱了起头。他可不想苏雨柔因为别的女人伤心,即便这个女人是叶甜甜也一样,再说,他也不需要借叶甜甜的势。正想着将叶甜甜的手抽开,但这个丫头却像是成精了一样,先一步抽离了胳膊,朝着苏雨柔走了过去:“雨柔姐也在呢。”苏雨柔没想到叶甜甜会主动找自己搭话,一时有些茫然。叶甜甜却好似跟苏雨柔是闺蜜一样,娇嗔的道:“雨柔姐姐回来也不跟我说一声,要不然我就跟你一起来了。”说完又凑到她耳边低语了几句,苏雨柔便忍不住笑了起来。四周的人还是一脸的迷糊,茫然的看着这一切。殷家的几个妇人却惊得头皮发麻,楚修与叶家和苏家的两个女人不清不楚也就算了,竟然还能让她们如何亲密?就算不论两人的家室,单单看相貌,苏雨柔和叶甜甜都是一等一的美女,哪个心里会没有自傲,却在楚修的面前相敬如宾,这世上有几个男人能做到。楚修没有本事?要是她们现在还有谁敢这么说,怕是会被众人的吐沫星子淹没吧!“这位是?”殷乾坤看楚修有几分面熟,一时又不敢确定。楚修也顾不得去问叶甜甜跟苏雨柔说了什么,走到殷乾坤面前恭敬的鞠躬道:“殷爷爷,我是楚仁文……”随口又说了两句恭贺话,却不提之前没凑过来的事情。“还真是楚老头的孙子。”殷乾坤爽朗的笑了几声,上下打量着楚修,“不错不错,眼神和气度已经有了楚老头的几分风范,怪不得能做这么多了不得的事情。”楚修笑道:“殷爷爷过奖了。”